安卓下載

掃一掃短文學APP點擊進行APP下載

IOS下載

掃一掃短文學APP點擊進行APP下載

手機訪問 MAP TAG RSS萬元稿費
歡迎訪問短文學 您還沒有 [ 登錄 ] [ 注冊 ]

聽雪聽心

時間:2018-11-03 13:59:17    閱讀: 次    來源:短文學
作者:青衫

等回到座上的時候,聞安才發覺自己的后背已經冷汗涔涔。聽雪急忙從聞安的手中接過那個荷包,卻發現自家主子用力握的過緊,連指甲印子都已經刺進了綢子里。

“主子。”聽雪有些難為看著那個傷痕累累的荷包,雙手將它擺在了桌臺上。樂曲聲又一次響了起來,不過已經是換了一批樂師,絲竹聲聲中帶著鼓點子,倒也是一種新奇的搭配。聞安此時已經沒有心思去看那些,只顧著自己又倒了一杯酒,仰頭喝下去。

太后的一席話完全沒有給自己留任何的臉面。但凡是在自己前頭進宮的,都知道聞安雖封常在,卻是常常都陪伴鳳駕的。聞安敬愛皇后,太后自然看在眼里,不過如今新后早就已經坐穩了鳳儀,太后如此點明,聞安覺得或許今后在宮中的日子卻是要愈加艱難。聞安想起剛才皇帝最后給她的眼神,冷漠,甚至可以說是無情。她苦笑一下,接著又從壺內倒出一小杯。

“慶貴人,現在殿內歌舞升平,你倒是一個人喝悶酒作甚?”穎貴人嬌俏的聲音在聞安的耳旁響起,似帶著一絲幸災樂禍,語氣當中充滿了譏誚:“剛才太后已經將孝賢皇后的舊物賞賜給你,可算是今日唯一一個獲賞的主子了,怎的還有不如意的嗎?”穎貴人用帕子掩著嘴輕輕笑了一聲:“慶貴人可不要吃醉了,待會兒妹妹還有節目需要您幫呢!”

聞安現下心情不好,又不能當著眾多人反嘴回去,便只是放下了酒杯看著穎貴人:“穎貴人如此嫉妒本宮得了賞,不如本宮去向太后討一討,或許還有孝賢皇后用過的別的物件,一并給你送到宮里頭去如何?”說完輕笑一聲:“有一件本宮倒是記得極清楚的,琺瑯彩的口盂,穎貴人應當是會喜歡的。”

“你!”穎貴人尖聲,轉而又放緩了臉上的神色:“好了,本宮也不與你計較。”轉身也不顧這臺子上曲子熱鬧,便徑自起身,走到了殿中央。還有舞姬正隨著樂曲旋轉,一看見穎貴人過來,也就停下步子候在一旁。

“玉茯,怎么過來了?”皇帝見到穎貴人立在那里,立馬站起身詢問:“可不要如此莽撞,方才舞姬都還在那里,若是一不小心碰著可如何好?”

穎貴人笑著向皇帝福了一福:“多謝皇上關心。不過玉茯瞧著這臺子上的舞就是那幾個動作,可算是沒意思,玉茯本就已經準備好了節目,想請太后與皇上瞧一瞧。”

“胡鬧!”皇帝微好呵語氣卻是柔軟:“你有身子,怎可以如同往日一般,快些坐回去。朕知道你有孝心,來日方長,還怕沒機會演給太后看嗎?”

穎貴人聽完,臉上便是堆滿了委屈:“皇上,玉茯與慶貴人可是準備了好久。這曲子也譜了,舞也排了。慶貴人還請教白樂師,兩人可是花費了不少心思的。皇上,這本就是為了今日才做的,今日要是不能演一演,可算是白白準備了呀。”穎貴人站在底下仰著頭望著皇帝,聞安聽著那甜膩的聲音,竟覺得有些刺耳。

皇帝輕笑了一聲:“你說的白樂師便是白詢吧?”

穎貴人點頭:“正是。”

“白府上下,如今最通音律的應該就是白詢一人了。他做的曲子,定當是極好的。”皇帝說完,便會隨意抬手:“今日宮中樂坊早已經編排好了,便不要在今日聽了。”穎貴人還想說什么,太后向她點了點頭,穎貴人的臉上便還是換上了一層少女嬌俏的表情:“那嬪妾便等著皇上來我那里聽一聽如何?”

皇帝點頭:“好了,依著你來。”說完便也是拿起桌上的一杯酒,喝了半口,眼神卻飄向了坐在那里與一旁明常在交談的聞安。

太后輕輕看了皇帝一眼,笑著夾了一筷子菜,放在嘴里嚼著。

殿內的舞姬又重新開始隨著絲竹聲起舞,聞安覺得氣悶,告訴了身邊的明常在一聲,便帶了聽雪從后面走出去透氣。這稍稍一走排場也就到了晌午的時辰,日頭又急又狠,打的聞安都不愿意往外頭走。聽雪撐開手里的帕子為聞安擋著一些,快快拉著聞安去了一旁無人的后殿。隱隱約約的樂曲聲音雖還可以傳進來,這里卻是空無一人的。聞安松了松肩膀,坐在了里頭安置著的八仙椅上頭,拿起桌上的一個橘子剝了,遞給聽雪一半:“你也吃點。這瓜果味道還是這里的好些。”

聽雪接下,向聞安說了一聲:“奴才去拿一壺水來,主子喝了那么些酒,應當是口渴了。”

“嗯。”聞安點頭:“從小道上走,別一會兒被人瞧見了,又說咱們偷懶不在那宴會上頭。”

“奴才知道了。”聽雪說完便就腳步輕快轉了出去。聞安站起,從殿內的書架上頭抽了一本出了,隨意翻了翻。興許是動作大了,興許是扣子松了,聞安手上的那一串銀鏈子從腕間滑落,“當啷”一聲清脆敲在了石磚上頭。聞安蹲下身子去撿,卻看見一個白衣影子走了進來。

“你怎么在這兒?”

進來的是白詢。他上前幾步,看了一會兒聞安手中的這串,輕聲問了一句:“慶貴人,可是從何處得到的這串手鏈?”聞安未答,反問了一句:“白樂師,這里是后宮,男子不可隨意出入,難道穎貴人沒有同你說過嗎?”聞安將手鏈緊握在手里,瞧著白詢略顯蒼白的臉。

“微臣是奉命等候在此。穎貴人原本安排微臣與您合奏,不過現下好像不需要了,微臣便想四處走走,未曾想卻碰見了慶貴人在此,微臣有所冒犯,請慶貴人見諒。”說罷轉身要走,聞安出聲卻攔住了他的步子:“慢著,本宮倒想問問,你與穎貴人到底想做什么?前幾日穎貴人把本宮叫到咸福宮與你一同譜曲,今日大殿上她說的話想必你也聽明白了。本宮想告訴你,讓穎貴人少費一些心思,若真的想誣陷本宮,這些手段還是太嫩了一點。白詢,你的祖父是有賢名之人,本宮想勸你不要污了你祖父的名聲。”

版權作品,未經《短文學》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短文學微信號:duanwenxuewang,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詩歌投稿(短文學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條評論網友點評 登錄后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
最新評論
猜你喜歡精彩閱讀
深度閱讀
傷感日志  傷感日記  感人故事  傷感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請與我們聯系: E-mail:
在線投稿
在線分享 返回頂部
nba比分直播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