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載

掃一掃短文學APP點擊進行APP下載

IOS下載

掃一掃短文學APP點擊進行APP下載

手機訪問 MAP TAG RSS萬元稿費
歡迎訪問短文學 您還沒有 [ 登錄 ] [ 注冊 ]

盛世大唐

時間:2018-11-03 14:02:40    閱讀: 次    來源:短文學
作者:青衫

普濟寺后院一株楓樹下。風吹楓樹,片片紅葉飄落而下。

深秋的楓葉紅得似火,如花般嬌艷。在紅葉映襯下的鈺兒,臉頰也同樣嬌艷動人。

鈺兒向來膽大,柴紹七年前就領教過了。可這種男歡女愛的事,被鈺兒直接大膽的說出來,著實還是驚到了他。好在自幼在太子身邊長大的經歷,讓他學會了掩藏內心的一切波瀾。他臉上沒有露出任何神色。

“鈺兒,容我考慮一下,好么?婚姻大事,還是謹慎些好。”

“那就是不喜歡咯?我鈺兒又不是死纏爛打之人,不喜歡,就不喜歡。大可直接回絕,不必如此委婉!”

柴紹開始著急起來,“我不是那個意思?其實,我這次來涿郡,就是因為,自從在長安城郊寶華寺與你再見,我就被你與眾不同的性格所吸引。你的身影就總是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后來我聽朋友說,你隨唐國公駐守涿郡,我害怕不知何年才能與你再見,所以一路追到涿郡。可到了涿郡,我又發愁找誰來做媒,向你父母提親才不會被拒絕……”柴紹說到這里,臉色微紅,倒像個大姑娘了。

鈺兒聽了,這倒出乎鈺兒意料之外了。鈺兒帶著笑意,道:“紹哥哥此話當真?”

“君子之言,豈可胡說?”

“那聽人說,當今圣上和皇后娘娘很器重你?有意招你為駙馬?”

“之前的確如此。太子在世的時候,就因為我不肯娶長公主為妻。圣上一怒之下,險些砍了我的腦袋。若不是當年太子和皇后娘娘為我求情,我恐怕早就死了。因為此事涉及公主名譽,所以,外人知之甚少。”

“長公主貌美如花,又賦有才情,你為什么不選她呢?”

“公主再美,卻注定被身份所累。皇家的婚姻注定是一場赤裸裸的政治交易。我不想讓世人取笑我柴嗣昌,為了功名利祿,攀龍附鳳。我更不想娶一個日日提防彼此,不敢交付真心的女子為妻!先太子在時,我只想靠自己的才學,來向世人證明我的能力,可以輔佐君王,造福天下!而太子不在了,我對朝廷政事也開始心灰意冷,更加向往江湖了。不知你可否愿意跟我這樣一個沒有心胸抱負的男子,平平淡淡度過一生呢?”

“鈺兒的阿爹阿娘見過了太多的帝王更迭。他們也不希望我們兄弟幾人,再與皇家有所瓜葛。不求富貴,但求平安!”

“如此這般,我倒可以放下些心來。我心目中的妻子,家世美貌倒在其次。我更在意的是,兩廂情愿,情投意合。所以鈺兒,你在我眼中是特別的!只是我一直害怕冒犯唐突了你,讓你父母生厭!”

“真的么?”

微風再次吹過,鈺兒頭上落了一片紅葉,柴紹將鈺兒頭上的葉子輕輕拿掉之后說道:“真的。別急,等我。”

果然,幾天后。柴紹拜托比他年長十幾歲的國舅爺蕭為媒,帶著納采的大雁,以及一些其他禮品,綢緞,首飾,名酒,點心,千兩黃金等等來李府上門提親,稱為納采,這是當時婚禮的第一步程序。

柴紹之所以選蕭,是因為他的身份極為特殊。他曾經是西梁的皇子,自幼隨著他的一位兄長來隋做官。并深得蕭皇后這個姐姐的照拂。現任內史侍郎一職。因為他與外甥先太子楊昭關系極好,所以作為太子身邊的太子千牛備身柴紹,同樣與他相交頗深。

加上蕭的妻子既是當年孤獨皇后的侄女。又是李淵妻子的姑舅表妹。而李淵是皇帝楊廣的表弟。蕭又是當今皇后的親弟弟。這樣,親戚套著親戚的關系。蕭為媒,就算李淵有心拒絕,恐怕也會顧及蕭的幾分薄面,有諸多不忍。

李淵見是蕭為媒,原也對柴紹印象極好。只是,換作其他女兒,李淵早就爽快答應了。但,鈺兒,是他那心頭肉上最頂尖兒的心頭肉。別說找婆家嫁人。這冷不丁地有人提親,他心里都說不出的難受。

他再三思量,對蕭說道:“既然國舅爺保媒,我也不能駁您的面子。這樣吧?您先回去。三日后,我在府內設宴款待于他。趁機考考他。畢竟我與他多年未見,想再看看他的人品學識如何?”

蕭點頭稱道:“那是自然,唐國公和令夫人是最會看人的。這合適不合適啊,三天后,你們測過八字,自己斟酌著辦。我呢,就是一個中間傳話的。別的我不敢說,我也算打小看著柴紹長大的。他的人品和學識是絕對沒有問題!”

“既然蕭國舅如此夸贊,自當錯不了。那三日后見吧。”只是那禮品,李淵卻只留下了寫著生辰八字的賡貼,其他東西卻讓蕭帶回了。

三日后,蕭和柴紹又帶著禮品再次登門。這次李淵面對柴紹的禮品,既沒有說拒絕,也沒有說收下。他和竇夫人直接請蕭和柴紹入席。而私下,李淵卻對下人交代,不得告訴鈺兒此事,想辦法不讓鈺兒來前廳。

席間李淵故意裝醉,他在大廳最里面命人設一孔雀屏風。他邀柴紹與他比試弓箭。竇夫人自然明白李淵之意。她在一旁仔細觀看。

柴紹站于大廳門口,對畫著兩只孔雀的屏風,開始拉弓射箭,“嗖嗖”兩箭都正中孔雀眼睛。

李淵見此情景,頗為滿意。認為柴紹大有自己年輕時候的風采。只是,他的女兒畢竟不似自己的妻子竇氏那么溫婉。

他問柴紹道:“嗣昌啊,雖說你救過我的女兒,我很感激。但你的性子溫潤如玉,可我那女兒卻是個見火就著的急脾氣,平日里,像個男孩子,性子又倔。而紡布女紅,廚藝歌舞,她樣樣不會。這樣的妻子,你也能忍受?”

“晚輩娶妻,只為情投意合,心地善良。至于其他,晚輩并不在乎。”

李淵外問道:“可我的女兒自幼習武,極有可能脾氣上來,就會動手打人。你若吃虧,我于心不忍。可膽敢有人動我女兒,我又會跟他拼命,這又該如何解決呢?”

“晚輩想,凡事總得有理由。鈺兒出身名門,絕不會無緣無故發火,同樣更不會無緣無故打人。雖不敢說事事隨她心意,卻絕不會做有愧于天地良心之事。

而且,晚輩也不會打女人。晚輩有足夠的信心,讓她對我下不了手。那些唯唯諾諾沒有主見的女子,晚輩并不喜歡。而像鈺兒這樣。勇敢善良,單純可愛,直爽,有的主見女子,剛好,就是晚輩喜歡的樣子!”

李淵心生歡喜。他心想:這個柴紹果然絕非凡品 。一般男子選妻子,大多是選女子的家世,美貌,女紅,廚藝等等。不僅如此,在大隋貴族子弟中,大多數人十六歲開始就已經三妻四妾兒女雙全了。到了二十多歲的年紀,還不成家的貴族子弟除非是有隱疾在身,或是做了常年戍守邊疆的將士。除此之外,像柴紹這種情況只為遇到情投意合的女子,卻不急于成親的,卻是少之又少了!

竇夫人看看柴紹,突然說道:“嗣昌啊,你看現在秋色正濃。你在李府后花園中,選一樣最代表秋色的東西拿來給伯母看看吧。”

李府后院,雖然已經深秋,但園中依然風景無限。白色、粉色、黃色的菊花競相開放。還有那從春到秋,月月都嬌艷動人的月季花,紅紅黃黃夾雜在紫中帶綠的葉子間。

柴紹在園中看了一圈,手中卻選了一片紅楓葉重返酒席。

竇夫人見柴紹手里的是葉子,于是問道:“怎么是一片葉子?不是花呢?”

“花開百日,姹紫嫣紅,卻免不了最后枯敗,隨風而逝。葉生三季,蒼翠蔥郁,即便枯黃而落,卻依舊是葉落歸根,至死不渝!”柴紹堅定地答道。

竇夫人笑著道:“看來柴公子是個長情的人。我家鈺兒也是個長情的主兒。只是鈺兒不知柴公子如何看待正妻忌妒小妾之事?”

李淵心想:壞了。莫說柴紹,就是自己也同樣有侍妾數名。更別提年紀輕輕的柴紹了。不知他會怎樣回答,才能過我夫人這一關呢?

版權作品,未經《短文學》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短文學微信號:duanwenxuewang,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詩歌投稿(短文學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條評論網友點評 登錄后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
最新評論
猜你喜歡精彩閱讀
深度閱讀
傷感日志  傷感日記  感人故事  傷感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請與我們聯系: E-mail:
在線投稿
在線分享 返回頂部
nba比分直播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