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載

掃一掃短文學APP點擊進行APP下載

IOS下載

掃一掃短文學APP點擊進行APP下載

手機訪問 MAP TAG RSS萬元稿費
歡迎訪問短文學 您還沒有 [ 登錄 ] [ 注冊 ]

詩云

時間:2018-11-03 14:05:39    閱讀: 次    來源:短文學
作者:青衫

“我命你們準備的東西,可有備妥?”一大清早,詩云便徑直往弟子們擇藥的院子里走去,叫住了陸嘉柔和韓玉。

詩云瞥了眼堆在墻角的幾摞書冊,從里屋走到院子里,回頭看著她們倆說道:“給你們一刻鐘的時間集合,我有話要說,記得把那些帶上。”

話畢,詩云便自己走出了院子,往淵宏樓走去。

不消一刻鐘的功夫,臨水閣里的弟子便如在淵宏樓外的廣場上排了幾列,詩云粗粗地看了看,發覺隊列中分出了五種不同的裝扮,雖仍是灰衣為主,但衣裳繁復卻不甚相同,原是閣里這弟子亦分出了五等位階。

閣里的弟子加起來不過三百多人,其中掌事兩人,小倌十五人,高階弟子五十人,中階弟子兩百人,余下的便是些新入門不久的低階弟子。據樓主設立名冊所書,這閣里的弟子各有分工,職務明確,負責配制藥物的只能是高階以上弟子,而中低階的弟子便只能負責制采新鮮藥材,容不得她們僭越些許。每年七月,中低階弟子間都會有一場考核,如能順利通過,便可獲升一級,享高一階的月奉與待遇,只是數年來樓主疏于管理,竟也未應允她們的升遷之事,不免引起底下弟子不少怨懟。

詩云不知有這么一條規矩,原想著這底下的兩位掌事必定按閣內弟子總數籌備,不曾想她們竟只備了高階弟子與小倌的一份,并未對中低階弟子有所關照。

“你們從前怎么安排,那是從前的事,往后你們需得按我說的來。” 詩云走出露臺,點了點底下的人數,不禁有些頭疼,她想起陸嘉柔同她說過的有關弟子的情形,此刻便嚴肅地對底下的弟子們說道:“以前你們只需供給愈軒樓藥物,無需顧及其他,但以后凡是有錢、想配藥,無論是富賈官宦亦或是江湖兒女,我們都給配,所以我給你們找來了一份書目,需要你們熟記,若能熟記活用我自不會虧待你們,若不能,只能請你們另謀高就了。”

“我將書存于藏書閣,你們散會以后自己去掌事以及小倌那領,看完記得還回去便是。” 詩云沖兩位掌事使了眼色,示意她們處理后又道:“我在閣里設下懸賞榜,想賺錢的便可各憑本事去接,賞金我分文不取,全是你們自己的。”

“要說的只有這么多,你們散了吧,領完書冊該干嘛干嘛去。” 總也不過幾句話的功夫,詩云說罷便遣散了集結的弟子們,便轉身離開了露臺。

藏書閣難得擠滿了人,弟子們熙熙攘攘,并不禮讓,像是集市里哄搶珍貴用度的百姓,生怕落在后頭撈不著好,小倌們也似乎各有偏愛,場面混亂得很。

詩云在旁看著,雖有不悅,倒也并未說什么,便由著她們去了,只在兩位掌事身側告誡了一句,中低階弟子也需得分得一份,如若這部分人分不到,則要責罰到她們的頭上,說罷她便走開了去,再也不管她們了。

弟子們領好了書,三三倆倆湊成堆,比劃著如何與其他人換著書看,如何盡快熟記,不時便走向了自己的住處所在的區域。

忽然,走在前頭的弟子忽然驚異地喊了起來:“我們的住所去哪了?”

眾人聞聲,忙紛紛沖了上去,不覺齊聲嘩然:“這樓是哪來的? 我們的房間在哪?”

原來諸人眼前低矮的建筑物竟如數替換成了幾棟三層的碩大塔樓,幾棟塔樓之間皆有帶頂的廊道連通,好不壯觀。

“這......這......這是怎么回事?” 一個弟子難以置信地望著眼前的塔樓問道。

“閣主給你們安排的住處。” 陸嘉柔仿佛早已知曉一般,趕在韓玉面前領著其他弟子一塊到正廳,好作妥善的安排,韓玉見狀,心有不悅,便也悶聲跟在了陸嘉柔旁邊。

一行人來到塔樓正門前,才發覺自己竟集結在了幾棟塔樓的中心,頭頂是蜿蜒盤曲的廊道,四周是幾個布置精美卻未掛上門匾的樓梯,光是詐眼瞧去,已然激起了不少弟子心中的漣漪,紛紛開始浮想聯翩起內里的陳設來。

按照規矩,不同位階的弟子自有各自應有的站位與禮遇,所以便也不必特意集結某一位階的弟子單獨說話,只消在隊列里一并安排了便是,弟子們彼此也不會因此生出太多嫌隙。

“閣主說我們原先的住處太過陳舊,實在有礙觀瞻,便順手修葺了一番,權當做給大家改善環境了。” 陸嘉柔點了點列隊的人數說道:“大家的行李已集中放在了一處,稍后你們聽小倌安排,按順序領上行李住進去,明白了么?”

“明白。” 底下站著的弟子,紛紛激動地回答道,早已迫不及待。

眼見著陸嘉柔將塔樓房間分布的圖紙遞給了十五個小倌,由著她們自己分配,韓玉便一把將她拉到了一邊,小聲問道:“這房子......是怎么回事?早上大家離開的時候都還沒有呢,怎么這幾個時辰的功夫,就有了?”

“這房子是閣主用術法變的。” 陸嘉柔從腰間的小布包里取出一條鑰匙遞給了韓玉:“這房子雖是術法變的,卻真實存在,前段時間閣主命我帶她逛了逛后山,我親眼瞧著她用術法生生將后山理出了條路來呢。”

“這般厲害?” 韓玉接過陸嘉柔遞來的鑰匙問道:“那我倆的房間在何處?”

“自然是二樓南面朝向最好的兩間。” 陸嘉柔指了指北邊一棟樓說道,得意地說道:“這幾棟房子里有加起來有四百多個房間呢,而且都是一人間,連低階弟子住的也是一人間,只是比我們這些要小上許多。”

兩位掌事坐在一旁陰涼處看著小倌們分配房間,弟子們興致勃勃地圍在了她們四周,一會兒便炸開了鍋,不時便開始有弟子收拾了包袱,從樓梯里走了進去。

“閣主施了法的地方不止這一處,還有客房和我們工作的地方,都變得寬敞了許多,也不知她有何打算。” 陸嘉柔歪著頭與韓玉說道。

“如你所說,她應是打算制些什么藥賣,總之呢,往后肯定不如現在這般清閑咯。”韓玉聳聳肩,瞧著不遠處幾個正在為了房間生起沖突的弟子,起身走了過去。

弟子們換好了房間,心情無比歡快,一進到房間里,紛紛打開了窗戶,三三兩兩隔著窗戶相互打起招呼來。

二三樓的房間亦可眺望遠處,依稀能瞧見幾乎在江陰城另一頭的愈軒樓,跑上樓頂甚至可以瞧見那頭集結弟子的場面,叫臨水閣的弟子們樂得在天臺上四處亂轉,好不歡喜。

詩云將自己藏著虛境里的丹爐放在了修葺后的藥房里,幾近占去了整個天井,好在內里修建了蜿蜒盤旋的廊道,恰好將丹爐圍了起來。 廊道內側放置了許多個大小不一的藥格,此時仍有許多是空的,所以彌散在空氣中的藥材味并不算太重,只依稀有些許淡淡的藥香飄向各處。

經她草草地整修了一番,整個臨水閣與之從前,便早已是截然不同,甚至即將趕超愈軒樓。 江陰城里專門制藥的不是沒有,只是這丹爐卻是頭一遭見,弟子們不禁為之驚嘆,更加難以摸清這新閣主究竟意欲何為。

詩云丟給兩位掌事一個大精鋼罐子,又擬了一張清單命她們去尋,兩人瞧著這單子,更是犯了難,這哪是什么正經單子,分明是一張寫滿了毒物的五毒譜,什么蜈蚣蝎子、蜘蛛毒蛇,名類寫得滿滿當當地,皆是體含劇毒,好不嚇人。

“這東西,上哪去找?” 兩位掌事接過單子,不禁面面相覷,這傍身的功夫總是有些的,只是并不精通,這抓毒物的功夫,便更耐不起推敲了,只能再想別的辦法去抓,搞不好光是抓個毒物,便有可能丟掉了小命。

所幸詩云并不著急要這些,只是先列了單子給她們,旁的也并未過問什么,依舊一副冷淡的模樣,由著她們自己去弄,若實在弄不來了,她才會勉為其難地弄來一件兩件,好叫底下的人不至于無法完成她所安排的事。

林林總總算下來,折騰了幾近一月,詩云見這小閣子已然如自己所想那般籌備好了大半,便私心籌劃起了其他事來,由著臨水閣里的弟子按照原來的軌跡辦事,并未多加任務與她們,以至于閣里的弟子們反倒坐立不安了起來。

“你說,我們這閣主究竟要做什么? ”

“不知道,盡叫我們去找些奇奇怪怪的藥材,而且價格不菲,怕是要謀些大計了吧。”

“瞧見里頭那丹爐了不,閣主怕不是要煉仙丹?”

幾個低階的弟子將新弄來的青草活蟲小心翼翼地用尋常的法子炮制起來,不時聊了起來。

精鋼罐子里養了許多毒蟲,一般的弟子輕易不敢揭開蓋子細瞧,只有幾個苗家弟子敢上手去抓,小心翼翼地將其弄死了,好叫其他人細心精制,千萬容不得她們粗心大意,否則極易遭了毒物下意識的反攻,丟了性命。

即便是制好的毒物,弟子們仍要小心收藏,不敢輕易觸碰,曬干后需得帶上手套才敢將其收攏了放進紙里疊好,收入藥房最頂端的匣子里, 輕易不敢亂用。

至毒的藥物應歸于地藥,藥效極難控制,是故非到萬不得已的地步,一般人不會取之下藥,即便下藥亦需小心謹慎。弟子們雖知越是毒性大的毒物,藥效越強,價值越高,卻不敢輕易去試探,故而十分安全地躺在了高處,旁的草藥都用去了許多,唯獨這毒物卻仍一點不見有少。

版權作品,未經《短文學》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短文學微信號:duanwenxuewang,鼠標移到這里,一鍵關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詩歌投稿(短文學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條評論網友點評 登錄后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
最新評論
猜你喜歡精彩閱讀
深度閱讀
傷感日志  傷感日記  感人故事  傷感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請與我們聯系: E-mail:
在線投稿
在線分享 返回頂部
nba比分直播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