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万元稿费
欢迎访问短文学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走马灯

时间2019-04-16 17:00:32    阅读 次    来源短文学
作者:玉衡子

传说人将死的时候自己的一生会在眼前快速地闪过

人们称这种现象为“走马灯”

苏瑾听到这样的提法往往会止不住地发笑

“笑死人了还走马灯呢一辈子那么长就那么一会儿哪里闪得完再怎么说也应该像一部无数续集的电影或者英剧美剧那样来他个十几季才能?#35805;?#21704;哈哈哈~信这个的怕不是傻子”

刚刚兴起讨论的人群便纷纷泄气朝苏瑾侧目却不敢对苏瑾做出什么表示不满的举动只能暗暗地在心里骂几句以作宣泄

苏瑾双手环抱在胸前眸间满是冷漠和高傲看着这群明显对自己不满却因为自己身居高位不敢直言顶撞的人苏瑾的心?#30528;?#20986;了更多的不?#24049;?#35773;意

“真好啊这种随便判断他人还不会被轻易抵触的感觉~”苏瑾脸上洋溢起满足的笑意又戏谑地调笑着众人后者只能悻悻地低下头暗暗地攥紧拳头在心底里又满溢出对“英雄”的渴望来

“啧这话可不好说?#35828;?#29983;死可真是由不得自己的呢~”声音从人堆里针似地刺出将万众底下的脖颈猛地扎了起来

“英雄”来了!

众?#35828;?#30524;里发出炽热的光迎接拯救自己的“神”

苏瑾不曾转过脸去她知道这戏谑的言语只能从何冰的嘴里吐出

销售部门里里外外只有他何冰凭借业绩敢跟她对着干平日何冰总是一副好人笑脸同事们也就?#20960;不?#20182;些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平日从未对何冰指指点点过哪里激起何冰跟她对抗的欲望了平时习惯性地嘲弄其他?#35828;?#26102;候何冰也只是一味地做出温和的笑来从未插手过从未表达不满过更别提伸张正义

今天这是演得哪一出要当面给她难堪?

越想苏瑾的心里越生起一团火来

“何冰给我闭上你那乌鸦嘴我可是活得健健康康的别在那里瞎咒我!你今天是吃了什么牌子的火药要管起我的事情来了我告诉你我苏瑾可不是好惹的平日?#27426;阅?#22914;何不代表我怕了你了!”

苏瑾机关枪似得宣泄完以后把一口唾沫星子生生地啐到何冰脸上扭开?#32439;?#36523;就走了

人堆都散了留下肖燕从兜里掏出帕巾来给紫着脸的何冰擦拭

“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苏瑾她脾气太爆了她不是故意的你别放在心上!真的对不起!”身前突然出现一个白净的小个子男人朝何冰?#30606;?#36947;歉何冰却只是一?#31216;?#38745;地摆摆手说

“没事”何冰脸色迅速地一转刚刚的火气一下子消隐扭头朝着李子木便是一个平常的笑

只是身旁的女人像是看不惯何冰似的脸也不看李子木便狠狠地说着

“我说李子木苏瑾的事儿什么时候又你管了就算是同学吧道歉也轮不到你来你什么时候把你那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似的苏瑾‘请’来给我家何冰道歉了这事儿什么时候完!”

李子木只是闷声心底暗暗地骂着肖燕但想着苏瑾只得又埋着头鞠了许久的躬道了好几声歉再加上何冰在女人耳边细细地耳语了什么肖燕才不满地有所收敛

但她似乎并不打算轻易放过这个好好羞辱李子木的机会

“我说李子木啊你这样一次次巴心地对苏瑾付出有什么用苏瑾感激过你吗?我可是听说了苏瑾在外面可多的是男人要帮忙也得轮得上你啊~到时候只怕是你只能勉强玩玩别人玩剩下的了哟~”肖燕满面春风地朝还低着头的李子木笑道

李子木只?#21069;?#25331;头攥紧指甲?#35760;?#36827;肉里去微微地渗出了一点血来他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愤怒??#25925;?#19981;甘?

只是这颤抖没有持续多久那拳头却渐渐地?#38378;ˡ?#26446;子木终于像个?#23601;?#19968;样只是呆呆地立住听着眼底却透出寒意来

“怎么?认了吧~你李子木也觉得她苏瑾是个脏东西吧~哈哈哈哈我可告诉你我没少看她跟那群?#31361;?#33147;歪着不然你以为她这业绩是怎么冲起来的~她苏瑾就是一个......”

肖燕见李子木这副怯弱的样子心里更加得意了嘴门也就肆意地大开了

“肖燕够了啊可别再多说了!别把同事关系搞得彻底僵了!”何冰?#25925;?#20808;看不下去了紧了紧肖燕的腰示意她闭嘴只是他脸上不知道为什么多出了一抹藏不住的奸滑来

“哟你又开始演好人了?何冰收起你的嘴脸来我可陪你演不下去了?#21830;?#36319;我在枕边说苏瑾破事儿的不是你?别这会儿跟我在李子木面前装乖闭上你的嘴吧!说?#27809;?#33021;免得了唾沫啐你脸上?到时候做错事儿了可没有李子木给你擦屁股哦~”肖燕就像再忍不了何冰了似的那好人皮相就在李子木眼前被生生地撕下来了

李子木看到了一匹眼睛里满是浑浊的狼终于没了羊皮可笑的是这羊皮是被同他共面的母狼撕扯下的连带着血肉和黑色的污浊生生地展露着

李子木觉得胃里恶心

此刻的何冰好人面具带了这么久了此刻却被自己共床的爱人戳破也就因为受到莫大的疼痛而显得十足愤怒了

“?#27490;?#27809;?#34892;?#29141;!房里的事儿都让你随便拿出来说不是给你说过了吗别把同事关系搞得太僵要讲什么事儿背后讲讲就行了端上台面可就难看了!”

李子?#20928;故?#21574;呆地立着耳边尽是两匹狼的窝里斗但脑子里却不知停滞在哪块与苏瑾有关的话题当中久久抽离不出来肖燕那些话似乎?#38378;?#23574;尖的木根在李子木的心里钻着火

只是那火花太小李子木没能觉察到

缓缓地李子木终于转身走了留下肖燕还在和何冰吵着一连串不堪入耳的?#21097;?#34987;搁置到了苏瑾身上?#30452;闪?#19968;串被他们唾到了彼此身上

李子木在暮色?#33080;?#20013;从门里迎着苏瑾的冷眼默然地踱步到位置上了

苏瑾下班回家之后总感觉家里似乎比早上出门前乱些但奈不住一身的疲惫也就无空多想只告诉自己一切是多心然后便脱下工作服走进浴室了

泡着温热的水正感到一股放松感游遍全身苏瑾却又想起今天办公室发生的事来

“?#35828;?#29983;死可由不得自己~”何冰那张戏谑的脸又讨厌地浮在眼前苏瑾用力地把手拍向水面似乎把巴掌扇到了何冰的脸上然后解气地朝后一仰却又突然想起李子木之后?#24433;?#20844;室里出来时落魄的神情

“呆?#23601;P?#20320;又去替我道歉了?”

李子木默然地点头没看苏瑾的眼睛

“给你说多少遍了我的事你少管就算你是我哥们也没必要…”

“你?#35805;?#25105;当哥们?“李子木微微转过头眼睛空洞地望着苏瑾只是轻轻地吐出几个字

“?#25925;?#20010;好同学~诶我说呆?#23601;?#20320;今天怎么回事…“苏瑾接触到李子木射向自己的冰冷眼刀感到一股颤栗便只敢把头扭过打着哈哈敷衍李子木

她知道李子?#38816;不?#33258;己

或许从大学里第一次帮李子木打混混开始又或许是初中帮李子木从?#24247;?#25163;里抢回钱包就开始了但她也只?#21069;?#20182;当成个瘦弱的还要保护的“哥们”而?#36873;?/p>

这样过了多少年了李子木也从未向自己袒露过什么

“呵或许只是自己自己多情呢”苏瑾便开始这样想

可是事情到了公司却不一样起来了

似乎给自己了事的永远都是这个呆?#23601;?#20284;的男人?#31361;?#36882;的?#30130;?#32463;理的刁难和同事吵架后的道歉都被他默默地挡下来了苏瑾?#25925;?#24863;受到?#27515;?#23376;木对保护她这件事的热衷起初隐隐地还有种被保护的无措或许也滋生出了一种欢喜

渐渐地这种情况越多李子木依旧无迹袒露苏瑾便不以为意地当作理所当然了甚至她开始厌弃这样一个只会低三下四去求和的男人了于是每次李子木从?#31361;?#32463;理同事那里吃了瘪回来以后都不曾给过他好脸色

今天呆?#23601;?#26159;怎么了?

苏瑾把头甩甩却甩不开李子木今天问她的那一句话

“苏瑾你是不是…真在外面有男人了…”

听到这句话的苏瑾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身前这个和她算是一起长大的人从一个自己叫做“呆?#23601;?rdquo;的人嘴里问出这么龌龊的问题苏瑾不敢相信并在一瞬间炸开了

“李子木!你有毛病吧!从何冰那儿听来的?他说什么你还就真信了我告诉你李子木你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了!别以为?#21830;?#31389;窝囊囊替我道点不必要的歉我就会?#38405;?#33459;心暗许了!现在还?#20040;?#36827;尺了?#21069;?我苏瑾今天就告诉你李子木了我苏瑾就算在外面有两个三个男人和你也半点关?#24471;?#26377;!”

李子木似乎是被苏瑾的咆哮吓到了不敢做声只是收回了刚刚冰冷的眼神又空洞着低下了头

苏瑾气不过继续朝李子木骂咧她气这个呆?#23601;?#19968;样的男人气他的懦弱气他的低三下四还有莫名其妙地把自己太当回事他不是?#19981;?#33258;己吗?为什么要这么轻易地相信那些话还用他们来攻击她!

“我告诉你李子木你要想继续默默?#19981;?#25105;就别像今天这样再对我乱叫!跟在我后面做我的摇尾巴狗就够了!”苏瑾骂?#24597;?#30528;越来越气口不择言起来也不自知

意识到室内的人都转过来看她的时候苏瑾才惊觉自己说了多重的话

“呆?#23601;?..不子木我不是那个意?#36857;?#20320;不要往心...”苏瑾无措地朝低头的李子木解释着

只是当李子木终于仰起头眼神里却多了很深很深的幽暗夹带着?#35748;?#21069;更刻骨的冰冷让苏瑾彻底慌了

苏瑾知道自己是错了但无法补救了只能急促地踩着高跟赶忙出去跑单子了

李子木一个人呆坐在她办公区旁忍受同事们所有有关“狗”的窃笑

“呵”

李子木自己也笑了只是轻轻地笑了

真是令人头大

苏瑾想起今天李子木的种种来就觉得遍体通寒身上刚刚温热的水都再也不暖了便赶紧抽身出来取出浴巾擦干净身子穿好睡衣浑身疲软地朝着卧室走去

“没事的苏瑾李子木就是个呆?#23601;P?#20182;不会往心里去的不会的”苏瑾这样安慰着自己

却不料鞋底突然的一个打滑让她整个?#35828;?#22312;了卧室的门口

“嘶痛死了痛死了…”苏瑾一面叫着痛一面揉着自己的腰

揪到了一起的面容却在抬头那一刻艰难睁开的眼睛对上了门缝里的另一双幽深

苏瑾不会不知道那是谁的眼睛以前是低?#24120;?#20170;天是冰冷的那只会是李子木的眼睛

“她苏瑾在外面可多的是男人什么时候轮得上你啊~”

“给你说多少遍了我的事你少管就算你是我哥们也没必要”

“李子木你要做我苏瑾的狗就别像今天这样再对我乱叫!”

这些声音就从四面八方往李子木的耳朵里钻着李子木感觉心里好痛

什么在灼烧?

李子木终于意识到心?#33258;?#28903;越大的火了

他还来不及扑灭一抬头已经走到了苏瑾家的门前

“李子木你还真是条狗吗?失魂落魄也要?#19968;?#20027;人家吗?呵呵呵哈哈哈哈!”李子木自?#30333;ţ?#21364;伸手摸向自己的公文包

“果然还在”

那是苏瑾搬家以后给他配的钥?#20303;?/p>

“呆?#23601;P?#20320;配?#35328;?#21273;也方便以后有事就?#24515;?#21834;~”苏瑾堆满笑意的脸浮现在眼前

还记得当初听到这句话自己压抑得多深啊才没把欣喜表现得太露骨

现在想想真是刺耳啊李子木在心头嘲弄自己

心底的火你要烧那就烧吧!

门开了

“痛吗?苏瑾你痛吗?你能有我痛吗?”

李子木对上苏瑾的眼睛后便也不躲了从门缝间退后一脸痛苦地走了出来

“呆呆?#23601;?hellip;你怎么来了我没有?#24515;?#21834;…”苏瑾被吓得不轻面前这个男人陌生得不像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呆?#23601;E?#37027;眼睛里头空洞地烧着的她不知道是什么但她知道会把自己毁掉

“叫我?#20063;?#33021;来吗?你把?#19994;笔?#20040;?看门狗吗?当初你给我这?#35328;卓?#22987;我可就认为你已经把我当成你家的另一个主人了我进自家的门需要你叫吗?”李子木大叫着

他?#35328;?#21273;举到苏瑾的眼前眼睛里生出的寒直逼向苏瑾

“李子木!你疯了吗!你现在给我出去我…我当你没来过不然我就报警了!“苏瑾一面瑟缩着后退一面朝李子木?#30333;ţ?#21364;?#35857;?#19981;住自己内心的?#24535;?#22768;音都发起抖来

“哈哈哈哈报警你想报警怎么不就是你的好哥们来你家找找东西你害怕什么呢?来啊好同学你别怕啊~哦对了我忘记了你看看我从你房里找出来什么好东西~”李子木大步上前把苏瑾的手臂一抓讲?#25484;?#20280;到苏瑾的眼前死死地盯住她

苏瑾眼睛?#20667;么?#22823;的里面充斥着惊恐

?#25484;?#19978;是苏瑾和一个?#31361;?#21917;酒陪笑的场景另一张是苏瑾和一个大腹便便的?#31361;?#19968;同进?#39057;?#30340;画面

苏瑾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掩盖着自己的错愕

“你…你哪里来的这些?#25484;?”

“要不是肖燕寄来威胁你?#19968;?#30495;不知道我的好同学在外面干的这些破事在同事们嘴里的?#25925;?#30495;的苏瑾你?#25925;?#30495;会做人!亏我帮你道的那么多歉看样子傻的是我!我!苏瑾养的狗才是最傻的!”

李子木猛地站起身来朝苏瑾咆哮着?#25484;?#29993;向苏瑾夹带着李子木的?#28304;?#29408;狠地砸到她脸上

“不是的…呆?#23601;?子木你相信我我只是谈工作我只是送?#31361;?#22238;?#39057;ݏ?#25105;只是…”苏瑾连连摆手否认着这些将要污浊掉她的?#25484;?/p>

?#27426;?#26446;子木哪里又听得进这些他只是冷冷地望着苏瑾瞳孔里的寒意被心头的火?#23395;?#20102;灼烧着莫大的愤怒

“再说…再说我是为了工作才做这些的!肖燕她是想害我想让我冲他们低声下气!这些?#25484;?#37117;是假的…呆?#23601;P?#23376;木!你相信我!”苏瑾快要崩溃了她感到一种油然的不?#21097;?#22841;带着悲伤夹带着酸涩

她想起那么多个不堪的应酬一定要露露胸被摸摸大腿才能拿下的单子

苏瑾却突然感到释然

似乎那些?#25484;?#20498;不能说明什么那些?#25484;?#26159;真的也伤害不了她了

苏瑾想着明天就拿着?#25484;?#30776;到肖燕脸上

“你应该没少被人占便宜吧!别觉得?#20197;?#20808;擦干净自己“

苏瑾胜利似地笑了

“呵哈哈哈哈…肖燕何冰你们都想害我还有你李子木你觉得你凭什么管我的事这些?#25484;?#26159;假的不说就算是真的呵李子木我也告诉过你很多次了!我苏瑾就算在外面有男人和你李子木也没半点关系!你没资格质问我!没资格跑到我家里来翻我的东西!你不过是我的狗现在我也不打算要你了赶紧给我滚!”苏瑾破口大骂起来

她料定眼前这个?#23601;?#20284;的男人什么都不敢干她要把她受的气撒到这个竟敢冲她乱吠的她的犬身上!到时候李子木也好肖燕何冰也好其他人也好没人再敢造她的谣!她苏瑾才是最后的赢家!

“哈哈哈哈!”苏瑾胜利地笑了

只是一阵冰冷和锐利的痛让苏瑾从胜利中抽离出来了

苏瑾感到什么在流动

她用手一摸摸到的是她的腹部却感受不到它的存在只觉得一阵刺痛不断地涌向她

却麻木了

血染红了指尖她把手拿到眼前不敢置信地想要尖叫起来但只能发出低吟仍旧无法缓解她的疼痛

李子木心头的火终于把他整个地点燃了

想起肖燕何冰的话那些?#25484;?#20174;自己眼前滑过同事的窃笑在盘旋苏瑾苏瑾苏瑾我只是苏瑾的狗吗?狗我只是苏瑾的狗吗?我不是我不是我不要!

然后理智终于断了

李子木从茶座?#26174;?#26089;拿起放到身后裤兜的刀突然地就到了手上到了苏瑾的腹部

李子木傻了看着苏瑾惊恐的苏瑾害怕的苏瑾流血的苏瑾

李子?#23621;?#31361;然不怕了

他想起“走马灯”来了

或许苏瑾现在濒死时候走马灯里会闪出他们相处的美好时光

多好啊!那多好啊!

“苏瑾我不是你的狗吗?我现在要把你咬死了!“

苏瑾惊诧地看着眼前这个朝她冷眼的男人惊诧于他做出的事这个连包?#35760;?#19981;回架都打不赢的?#23601;?#30007;人藏进了她的家羞辱她嘲弄她就这样把刀刺向她

苏瑾感觉越来越冷了

腰的痛和着流血的腹痛把她的嘴唇逼白了她开始意识模糊了眼前却恍惚地亮起灯来

什么开始上演了?

“苏瑾你最不相信走马灯了但?#26131;?#30456;信了你快死了吧?你会回想起我们一起的那段快乐不很多快乐的时光的吧你会回忆起我的好的吧你会的吧!哈哈哈哈哈到时候你知道我?#38405;?#30340;好了你就会爱上我了吧!我李子木才是苏瑾唯一可以爱的男人!“

李子木看着流血的苏瑾兴奋地大叫着兴奋地望着苏瑾渐渐变白的嘴唇狰狞地等着苏瑾从口中说出的“我爱你”他不停地吞咽着兴奋的唾沫像是恶狼一样盯着苏瑾的咽喉期待着一次上下和那三个字

苏瑾却说不出话

过往的人生似乎真就在她的眼前演绎着

她确实想起了曾经和李子木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一起在阳光底下沉默看书的情景;想起了这个懦弱的男人连架都打不赢包?#35760;?#19981;回喝不了几杯却硬要为了她逞能苏瑾突然心里生出暖意来了?#21069;?#21527;?苏瑾问自己恨他的不争气气他的不理解?#21069;?#21527;?

却终于地也想起了今天李子木冲她的冰冷想起?#27515;?#23376;木从门缝里望向她的刻寒想起?#27515;?#23376;木刺骨的问话让她觉得自己真的很脏

她想起肖燕何冰之前无数次戏谑想起了同事们的窃笑;还有无数个不堪的夜晚她忍受着在她大腿来回的粗手却要巧妙地把她推下为这她又吞了多少苦涩的酒;又有多少个强撑着醉意保全了身子终于回到家的夜晚多少个落泪的夜晚

她想起了童年时候自己做过的梦想“要成为一个独立坚强的社会?#22242;?#24378;人“她记得自己稚嫩却坚定的眼眸

只是这个社会让她如今成为了什么

到现在了她?#27426;?#20102;一杯杯下肚的?#30130;?#21644;永远找借口不让她升职的经理还有谣言还有中伤她的棱角和羽翼都被磨伤了

她?#32654;ۡ?/p>

“一辈子果真很短吗?”苏瑾把自己的回忆看完了走马似的看完了她像是终于相信了这梦似的幻觉却又陷入无限的悲苦

一天里她就要从一个行走自由的人成为地狱的魂灵了吗?

她不甘

但是没有办法了她知道没有办法了

下辈子吧下辈子做个温柔的平凡人不要再再这样了

不要再逞强不要再试图成长成社会想要的人了不要再为了梦想拼死地奔波劳累了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就什么伤口都没有了

但真的什么都不要了吗?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苏瑾转头望着李子木

落下眼泪嘴巴却张不开了

她想说

”我没错“

但只能慢慢地慢慢地冰冷着

终于不再呼吸了只剩睁着的眸子含着泪眨也不眨一下

空气里终于只有李子木的哭喊和狞笑声混着了

抱着苏瑾冰冷终于?#32654;?#23376;木感到她只是死了被自己杀死了她再也不会不可能说爱自己了“都是我的错!我在干什么!苏瑾我怎么会杀了苏瑾!我爱你啊苏瑾!我怎么会杀了你啊!不是我...不是我杀的!是肖燕是何冰是那群被好人皮相骗过的傻子哑巴!是他们杀的你!苏瑾!是他们杀的你!”

血的味道紧?#30130;?#19981;断刺激着李子木的大脑

午夜门外谁在扣响?

肖燕走下床穿?#28909;?#24320;门

“想看看你的走马灯吗?”门缝间的铁链摇晃着李子木的狞笑

寒风从门缝间漏过月光不知道为何多了抹血色叶子的影子摇晃在?#20658;?#19978;?#30452;?#30340;老鼠也?#20302;?#22320;收起了尾巴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 上一篇怪谈
  • 下一篇没有了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24049;?#21457;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19981;?/span>精彩阅读
深度阅读
鬼故事  励志故事  民间故事  ?#21738;?#25925;事  名人故事  成语故事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email protected]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
nbaȷֱ007